·行业动态
58同城借反垄断声讨贝壳腾讯小弟的爱恨情仇

来源:admin 发表时间:2021-09-12 14:41 作者:admin

  在组建 “反贝壳联盟”接连失利后,58 同城 CEO 姚劲波最近再次向贝壳找房发难。不过这次走的不是拉帮结派的路子,而是直接挥舞起了反垄断的大刀。

  4 月 10 日,正值市场监管总局对阿里的反垄断处罚落地之际。当天,姚劲波在微博和朋友圈公开呼吁国家反垄断罚款贝壳找房 40 亿,依据正是阿里被罚的涉嫌 “二选一”。

  一石激起千层浪,外界有支持,也不乏质疑。固然,两者的良性竞争能让行业和用户收益;但认为姚劲波 “碰瓷”、安居客充斥假房源等声音也纷至沓来。

  自 2018 年贝壳找房诞生以来,58 同城 CEO 姚劲波与贝壳找房董事长左晖之间的爱恨情仇不断上演。曾宣称在房产业务上永不自营的姚劲波,也在炮轰贝壳找房垄断之后提及,58 安居客今年将作为挑战者全面进入新房交易领域。

  2017 年 12 月的乌镇互联网大会上,58 同城 CEO 姚劲波组了个饭局,链家董事长左晖也在被邀请之列。大佬们共同合影,好不亲切。

  2018 年 4 月,时隔不到半年,左晖在链家的基础上正式组建贝壳找房,直接成为了 58 同城的最大竞争对手,两人也自此反目成仇。

  在链家时代,拥有自营门店和经纪人的链家曾是 58 同城重要的合作伙伴。在房产业务上,58 同城此前的定位是房产信息服务平台,为房产中介提供营销推广服务。中介品牌要发布房源前需要缴纳服务端口费,尔后才可利用 58 同城的流量进行交易转化。

  但贝壳找房成立后,其面向房产中介品牌构建了一套 ACN 经纪人合作网络。ACN 是在房源信息共享的前提下,同品牌或跨品牌经纪人以不同角色参与到一笔交易,成交后按角色的分佣比例进行佣金分成。这意味着,贝壳找房要吸引大量的中介品牌加入,在贝壳找房的平台和规则下完成房屋交易。

  这直接动了 58 同城的蛋糕,贝壳找房越壮大,58 同城的房产业务就会被蚕食的越厉害。贝壳找房成立后,链家也从 58 同城平台上退出,两家企业从合作开始走向全面竞争。

  2018 年 6 月,也即是贝壳找房推出两个月后,姚劲波便发起了反击。58 同城联合我爱我家、中原地产、21 世纪不动产中国、中环互联等多家国内房地产服务企业发起全行业真房源誓约大会,狙击贝壳找房的意图明显。

  2019 年 8 月,58 同城联合世联行、同策咨询共同成立互联网 + 新房分销服务平台 58 爱房,并组建了中国新房多方销售服务平台 (PMLS)。这个 PMLS 平台与贝壳找房的 ACN 网络有着异曲同工之处。

  在双方战争激烈的 2019 年,58 同城旗下安居客甚至发起诉讼,指责贝壳找房盗用安居客网站房源、周边配套等图片涉不正当竞争行为,索赔 9000 万元;而贝壳找房同样以涉嫌盗用房源图片等数据资产为由,向安居客发起不正当竞争诉讼,索赔 1 亿元。

  曾经加入 “反贝壳联盟的”21 世纪不动产、中环地产等后来纷纷倒戈,与贝壳找房达成业务合作;与 58 同城一起成立 58 爱房的世联行、同策咨询也在后来将公司股份转让给了 58 同城一方。

  2020 年 8 月,成立两年的贝壳找房在重重围堵之下迅速壮大,并实现了 IPO。在贝壳找房敲钟当晚,姚劲波在朋友圈向左晖表示祝贺,他同时意味深长的表示,“我们相信开放平台 Android 会大于封闭”。言下之意是,58 同城和旗下安居客是开放平台,而贝壳则是封闭平台。

  安居客为 58 同城于 2015 年以 2.67 亿美元的价格收购而来。并购后,58 同城成立房产事业群,整合 58 同城及安居客双方的房产业务,涉及新房、二手房、租房等领域。

  贝壳崛起之下,姚劲波也加快了在房产业务上的排兵布阵。2020 年 9 月,58 同城完成了私有化退市,这为子业务安居客的分拆上市提供了空间;日前,安居客正式向港交所提交招股书,冲刺上市之路,对标贝壳找房。

  对比 58 同城的财务数据,其 2018 年营收 131.4 亿元,2019 年营收为 155.8 亿元。房产业务收入在其中占据接近半壁江山,这也是姚劲波不得不紧张贝壳找房的原因所在。

  姚劲波在指责贝壳找房涉嫌垄断展示的材料中,贝壳找房在新房交易中存在着独家房源的现象,并晒出贝壳找房的相关签约合同。他认为,贝壳找房将二选一包装成自愿,并且独家房源会提高房价或佣金。

  贝壳找房方面则对此回应称,自创立起,贝壳坚持依法经营,完善合规体系,以科技驱动行业良性发展。

  贝壳找房究竟是否涉嫌二选一和垄断,仍有待相关监管部门认定。不过姚劲波炮轰贝壳找房的微博却翻了车。有用户在其微博下评论称,“58 招聘大多劳务公司在上面发布虚假信息引流,而 58 同城房源上中介发布低价信息和假房源骗取客户信息。这些问题 58 并没有严格监管和严厉打击。”

  姚劲波和左晖作为房产行业的资深老炮,都有着类似的人设。姚劲波曾表示,他创办 58 同城的初衷就是因为自己曾经租房被骗了 1200 元;而左晖也曾对外分享,从 1992 年大学毕业到 2004 年买房中间的 12 年,自己租了 10 个房子,也曾经被骗得一塌糊涂。

  不过 58 同城和贝壳找房的商业模式不同,也决定了两家企业走上了不同的道路。在房产业务上,58 同城一直的定位都是房产信息服务平台,为经纪品牌和经纪人提供营销服务,端口费是其主要收入。信息的真假对平台来说,并不会对收入造成直接的重大影响。

  但贝壳找房则不同,平台的收入主要来自交易产生的佣金,如果只有房源信息而不产生交易,平台的收入无疑将受到影响。

  对于两者的争端,有用户评论称,“支持对二选一垄断行为进行处罚。但处罚贝壳前,应该首先对 58、安居客的虚假房源、虚假信息对欺诈消费者的行为进行处罚。IM体育

  安居客集团的招股书显示,此次分拆上市的业务包括提供新房及二手房在线 房产,新房交易服务平台爱房,为经纪品牌及经纪人提供定制化 SaaS 解决方案的巧房。

  招股书称,通过整合安居客、58 房产、爱房和巧房,公司从一个在线营销服务提供商转型为一个开放型房产信息交易服务平台。值得注意的是,这个定位与贝壳找房不谋而合。

  姚劲波指责贝壳找房垄断之后,链家董事、前链家高级副总裁陶红兵也在朋友圈表示,“58 在同盟大会上承诺永远不做房产交易,说是只做信息服务,现在老姚又说要进入新房交易领域,要么他分不清交易服务和信息服务的区别,要么是对当初同盟的小伙伴食言。”

  贝壳找房成立之初,因为链家也在贝壳找房的体系之下,在多个品牌加入之下,如何处理链家与贝壳找房平台的关系,成为多家中介品牌的担忧。姚劲波当时就指责贝壳找房 “既当裁判员,又当运动员”,他在 “反贝壳联盟”成立时还承诺 58 同城在房产业务上永不自营。

  在 2017 年,姚劲波曾一度立下了更大的 flag:“很多人担心 58 是否会像其他公司一样自营,我们希望与所有的经纪公司、开发商打造开放的平台,共同合作。我承诺,58 集团永不做自营,这个期限是 100 年!”

  但 58 爱房的成立,以及姚劲波 “58 安居客今年全面进入新房交易领域”的表态,都推翻了这个 flag。甚至可以说,安居客目前正在业务模式上全面对标贝壳找房。

  以公司整体收入和利润规模来看,2020 年安居客营收 80.52 亿元,贝壳为 705 亿元;同期安居客净利润 19.55 亿元,而贝壳为 27.78 亿元。

  从新房业务上来看,2020 年安居客的爱房业务 GTV(交易额)为 653 亿元,而贝壳找房的新房业务 GTV 为 1.38 万亿。

  在楼盘字典数据上,截至 2020 年 12 月 31 日,安居客房源全息字典的房屋数量达 1.94 亿;而截至 2020 年底,贝壳找房楼盘字典累计收集中国 2.4 亿套房屋动态数据。

  安居客领先的数据是用户规模。2020 年第四季度,安居客是平均月活跃用户最大的平台,平均月活总计为 6700 万;而贝壳方面第四季度月活则为 4820 万,不过贝壳找房的月活用户增速很快。

  如今贝壳找房成立已满三年,其市值超过 600 亿美元;而 58 同城整体私有化的交易估值仅为 87 亿美元。这也是姚劲波要将对标贝壳找房的安居客单独分拆上市的原因所在。

  安居客上市之后,凭借着对标贝壳找房的故事,无疑也将获得不错的市值。但要在房产交易领域赶超贝壳找房,着急的姚劲波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另外有意思的是,贝壳找房和 58 同城都被视为腾讯系,在微信支付入口中,贝壳找房以及 58 同城旗下的转转都拥有着核心席位。在贝壳找房的最新股权结构中,腾讯持股 11.6%,为仅次于左晖的第二大股东,但只有 3.6% 投票权;截至 2020 年 3 月 31 日,腾讯持股 58 同城 22.4%,为第一大股东,拥有 28.3% 的投票权。姚劲波持有 58 同城 10.2% 的股份,为第二大股东,但拥有 42% 的投票权。

  另外在安居客的股权结构中,腾讯也是最大的外部股东。在安居客与贝壳找房接下来的较量中,腾讯又将会扮演着何种角色?

本文由:im体育 - im体育平台 提供

首页 关于我们 新闻中心 产品中心 加入我们 联系我们